岛森

现役废物

最美妙的莫过于秋天的相逢。

恍惚间咖啡厅的盘子都失去了重力,随着茶杯和其中的液体缓缓上升,不知是谁无意中打开了门,所有人和事物连带我的烦恼全部被气压席卷一空,冲到室外飞上云霄,留声机缓缓播放着古典爵士,顾客们在夜空中结伴起舞,仿佛拥抱着这世间所有的曼妙,在被繁星与霓虹染尽的完美夜晚,我就这么愉快的破产了。

最帅气的告别

我依稀记得那略显阴霾的傍晚,她站在亮白色的游轮上,像要出征的战士一般,海平面即将吞下整个暮色时,她一只脚踩在栏杆上,俯身望向在码头为她送行的我,轻声说道:

“嘿,再会了。”

凋谢的春殆始于清晨盛开的初夏,所有正午晒干树荫下被语句诉化成的轻声歌唱,燃尽夕岸的湛紫,列车呼啸使过,明日将至的夜晚,我闭上眼看到了连接着整个世界的线路。

每次当我想成为谁的救赎者,就不由自主的思考起是否有掘开他人伤疤的资格,问题往往在真正的正义和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中徘徊,以至于每每都结束于我脑内的自我答复,我并不感到遗憾,哪怕我从未启程。